珍惜时间|马东 我要做我自己

By | 2006 年 4 月 26 日

编者言:喜欢在这样静静的黄昏,一个人呆着,什么都不说,什么也都不做,就这样呆着,可以让我感受许多,享受一个人的自在,感受一个人的寂寞与孤独,享受这个只有我和音乐的世界,感受孤独特有的味道,这也能让我想象到,自己飞翔在这无人的天空,多么的自由与骄傲!当风轻轻吹过时,让想象与感受都有了一丝丝的温暖……

大家好,这里是我们的《大学生》,话不多说,《新闻岔道口》在这里等着你。

华裔女生修蕊婷当选美国加州校园皇后

 就读范杜拉县西湖高中12年级的华裔学生修蕊婷,日前以杰出的学业成绩、卓越的领导才能、优异的才艺和绝佳人缘,过关斩将,勇夺美国加州校园皇后冠军,她将代表加州,参加7月份于南加州迪斯尼乐园举行的全美校园皇后竞赛。

据报道,全美校园皇后竞赛与一般选美不同,是结合智能、才能与美丽的竞赛。各高中在每年10月,由学生、教师选出一名心目中德智体俱美,以及人缘俱佳的12年级学生,成为校内校园皇后。

获得校园皇后荣誉后,主办单位根据各校校园皇后寄来的申请表,选出数十名代表进入州赛,今年加州进入州赛者有51名,修蕊婷是范杜拉县唯一入选者。

在两天的州赛中,各代表需即席写出一篇结合时事的文章,接着由4名评审进行一对一面试,审核参赛者对时事的敏锐度。各参赛者还需穿着礼服上台,展示其优美仪态。评审根据两日成绩,选出前十名后,再由主持人进行问答,最后才产生冠军。

17岁妙龄的修蕊婷,兼具美丽与智能,在校园皇后选拔之前,她已是2005年范杜拉县妙龄小姐,并代表范杜拉县参加加州妙龄小姐选拔,得到前十名。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姐姐修蕊妮2003年时,获得当年度加州妙龄小姐第三名。

中央财大千名学生签名反对日本入常任理事

 继前日北京吉利大学学生组织签名反对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后,昨日,中央财经大学约千名学生也签名表示反对日本“常任”。该行动由两名女生自发组织,她们班的一位老师表示,发自内心地支持学生们的举动。

千名学生签名反对日常任

“反对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昨日上午近11时,中央财经大学主教楼后面的文化广场上,有20多名学生喊出了同一个声音,虽然声音不太齐,但还是非常宏亮,在他们身旁的地上,铺着长长的条幅,此时正值快下课的时间,此处是学生必经之路。

很快,就有学生涌来,仅仅1个小时左右,这条长6米、宽近1米的抗议条幅就被学生签满了,很快,又有学生去买了一条长7米的条幅,还买回了几个小国旗,在现场踊跃的签名人群中,晃动的国旗显得分外鲜艳。

至下午1时30分,两条幅均已签满,由于签名的太多,很多名字都重叠在一起。

参与组织此次行动的学生小丁粗略计算后说,约有千名学生的签名。

活动组织者为两位女生

小丁和小刘都是中央财经大学2003级财经新闻班的女生,这次签名活动是两人自发组织的。

“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小丁谈及此事时说,她们一直都在关注日本的种种行为,上周在课堂上,她还专门做了反对日本一些不正视历史等行为的主题演讲。另一名随后参与此次活动的女生小朱则表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种意识”,她在现场还看到有的老师也签名了。

条幅是小丁和小刘在前天下午自己用手工做的,“我们俩忙了一下午,累得腰疼。”小丁说,她们买来条幅后,用电脑打字打印到A纸上,然后粘在买来的黑色胶贴纸上,一点一点的裁好,最后再贴到条幅上。

老师认为这个活动很好

昨日下午近5时40分左右,财经新闻班的一位女老师谈及此事说,学生们是自发组织的,她当时在广场上看到了,觉得这个活动挺好,“我发自内心地支持她们,坚决反对日本加入常任理事国,影响世界和平”,同时她还对小丁、小刘等评价说,她们平时就关心国家大事,很有思想,表现活跃,都是非常不错的学生。

28日下午,吉利大学学生向日本驻华使馆递交反对签名条幅,日本驻华使馆至今尚未作出表态。

上海防止研究生成廉价劳力  引来相关讨论

 上海大学近日制定《研究生导师教书育人职责(讨论稿)》,其中一条引人关注:“导师不得把研究生当作’廉价劳动力’使用。”

对于未履行育人职责的导师,学校将给予通报批评、暂停招生,甚至取消导师资格等处分。

学生:“廉价”与否自有尺度

是否被当作“廉价劳动力”,学生心中自有尺度。许多学生说,导师与学生是师生关系,而不是老板和伙计的雇佣关系。“我们不会去计算自己为导师的科研课题做了多少贡献,应得多少经济回报;我们更看重能从导师派给的任务中学到多少东西。如果确实有收获,导师即使不给酬劳,我们也愿意参与。”

导师:牢记职责把好分寸

上海大学这一新规定在该校教师中得到普遍认同。有导师说:“’廉价劳动力’虽然看上去比较难界定,但只要我们明确自己教书育人的职责,而不是把学生当作赚取名利的工具,还是能作出正确界定的。”

学生们对“廉价劳动力”的定义

一是导师让学生参与的课题是否与学生科研方向有关。有的导师从企业搞来一些项目,研究层次并不高,与学生的研究方向也风马牛不相及,却硬拉着学生参与,浪费了学生宝贵的学习时间。二是导师让学生参与的课题是否有利于学生提高科研能力。

清华大学安装报警器 女生夜归可找校警护花

  一座两米多高的灰色报警器最近出现在清华大学校园内,引起学生们的注意。昨天,清华大学向外界透露,这种安置于校园偏僻地段的报警器,是该校保卫部门为保护校园安全采取的新措施。

在清华大学东操场的报亭边,一个报警器安静地竖立在一旁。报警器上注明“遇到紧急情况,按警报按钮;对准窗口说明情况;无事勿按警报”等字样。据介绍,这样的报警器共有8个,分别安装在学校的一些偏僻地段。当学生遇到紧急情况时可迅速报警。

据清华保卫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学生遇到紧急情况时,按响报警器,中控室内的警铃就会响起,报警器上的360度摄像头将转向事发现场,在报警器的对话窗口中还安装有针孔摄像头,可以让值班校警观察到现场形势,报警学生也可以通过窗口向校警通报情况。报警器设立后,已接到求助和报警数十起。有些女生晚上11点后,还按报警器找校警护送返回宿舍。

该负责人称,为加强学校的安保工作,除在学校偏僻路段安装报警器外,学校的大部分区域都装有视频监控设备,各校门的门禁系统也已投入试用阶段,但暂时不对校内人员使用,只针对校外进入清华人员。这是由于清华校园6万常住人口中,还有一半没有获得校园卡。今年5月,在清华校内人员全部拥有校园卡之后,门禁系统将对校内人员正式启用。目前,接受校警抽查的校外人员已累计达1万人次。

听完这段新闻,让我们休息一下,一段音乐后再回到我们的节目中来。

大学四年,当属人生最重要的历程,大学生活是单纯的,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大学生活又是复杂的,校园是完整社会的缩影,四年的时间,我们在这里成长,对于大多数同学而言,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然而也有人在走出校门的那一刻才开始感叹曾经荒废的岁月……你的大学四年是怎样度过的?本期校园热门话题讨论:

大学里最浪费生命的十件事

1、过于长久的打牌:对于促进学业、增进同学间的友谊、用来致富做用都不大。打牌可以,天天打并且一打就半宿甚至成宿得打,最浪费生命了。 

2、过于频繁的卖呆:卖呆有很多种,比如刚起床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卖呆、看书走神了卖呆、听课听入非非的卖呆、看见美女之后胡思乱想的卖呆以及无缘无故习惯性得卖呆等等。适量的卖呆可以调节情绪,缓解看书的压力,但是老是卖呆,有时一卖呆就收不回来呆得很久,这也非常浪费生命,这会功夫可以干很多事呢。

3、坚持不懈地追求一个不可能追求到的mm,既浪费精力金钱又伤害自尊,而且有的时候追到手了也会发现俩人其实极其不适合——当初何必呢,这也非常浪费生命。

4、充满幻想地学习一门将来根本用不上自己又不会真正成为此门课专家得学问,比如某些辅修,自己没学明白,又浪费了把主业弄得精益求精的机会。将来还没人承认这种学历。不过既然学了,就咬牙让他成为自己真正得副业,不然青春就这么浪费掉了?

5、老是一遍又一遍地看同一本非专业的书同一个电影。大学时应该博览群书,甚至不求甚解,老是一遍又一遍地看武侠琼瑶什么的,虽然看了不费脑子,但是有那么多好书你却失去了阅读的机会。将来工作了哪会有那么大的图书馆让你用了?

6、失眠。失眠有外因也有内因,反正失眠最大的特点是改睡的时候迷糊但睡不着,白天迷糊但看不进去书,一旦失眠一定要治一治,不然太浪费生命了。

7、上外语角练口语。这是非常难以迅速提高口语得,因为去的多数都是口语很水的人,还挤,还不如找个老外或者若干老外进行 exchange呢。当然了,如果另有目的,那就不一样了。

8、看过多的*图片。我指得是过多。看到一定境界你自己就会明白:看什么都是一回事,太没劲了。还不如看点别的呢。

9、极其不实际地考一个根本考不上的研究生。还不如不考。有这功夫,要么换个专业,要么找工作,甚至在这工夫谈谈恋爱都比胡乱考一个250:1的专业强。

10、毕业的时候随便找个工作,不进行科学的分析和广泛的探讨。这种事情杀伤力比较大,你们不妨拿自己试一试,毕业十年之后你会有答案

在这个色彩缤纷的校园里,每个人都在努力着,快乐着,每个入都在怀揣着各自的梦想,每个人都希望能活出自己与众不同的人生,在这个80年代人做主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激情高声呐喊着:我要做我自己。

欢迎走进本周的《人物传记》,讲述平凡人却又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本期人物:马东:我要做我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马东在媒体面前都不愿意提到父亲马季的名字。但在近期播出的《文化访谈录》中,刚刚接手“掌门”的马东“隆重”请出了自己的父亲。

为什么?马东淡淡回答:我已走出了这种情结。

曾经,马东笼罩在父亲的“光环”下。一提起他,人们总在他的名字前面冠之以一个修饰语——“马季的儿子”。

马季的儿子怎么了?马东对此好像并不在意,他依旧工作,依旧努力,2001年从一家地方台进入央视做主持人,最近从央视栏目制片人的竞聘中胜出,成为《文化访谈录》的制片人兼主持人,同时还担任着《挑战主持人》的制片人和主持人工作,开始了他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去年下半年,央视新栏目《文化访谈录》公开招聘制片人。已是《挑战主持人》制片人的马东,在众多竞聘者中再次“挑战”《文化访谈录》。资格把关,层层筛选,直到尘埃落定,马东最终以“百姓视角,文化情怀”这样的栏目定位和诉求,赢得了一个机会。

“在大众传媒时代,我知道做文化栏目吃力不讨好,但作为国家电视台,央视不能缺少文化栏目,做这个栏目,我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就这样,马东开始同时操刀央视两档节目。虽说很忙,手下也只有“二十几杆枪”,但出人意料的是,《文化访谈录》开播后,收视率一路飙升,现已升至1.67%;同样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改版后的《挑战主持人》平均收视率也从原来的0.4%提升至0.8%,甚至还创造过1.56%的不俗成绩。

马东初战告捷。

做主持人?你在骂我

什么是选择?什么又是机缘?对马东来说,也许进入电视主持这个行当,既是一种选择,又充满了机缘。

上世纪80年代,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马东怀揣着梦想漂洋过海,开始打量外面的世界。那时,马东刚满18岁,去往澳大利亚留学,而且鬼使神差学起了计算机专业。可是,那是别人的世界,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彼岸,孤独、无助和梦幻像是飘浮的阴翳,纠缠着他,使他过早地体味到了什么是漂泊,什么是艰难。

十年后,像是从头再来,他从海外回国,一头扎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在校期间,马东开始了新的选择,一边学着做节目策划,一边客串做主持人。身边的朋友看到他的“表演”后,竟抓住马东的手臂,一口咬定他能做主持人。“简直是胡说!”当时,马东以为这位朋友在嘲讽他,立刻反唇相讥,“你在骂我吧,你才能做主持人呢!”

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马东笑着说:“在我的感觉中,主持人应该是俊男美女,光彩照人。那时我比现在还胖30斤,那副模样也能上镜,简直是开玩笑!”

也许这就是机缘,一次偶然的机会,时任湖南电视台台长的曾凡安来京,无意间说起他们正在策划一档谈话栏目,马东突然兴致大发,自动请缨到湖南电视台,从节目筹划一直到节目制作和主持,马东自始至终参与其中。

在湖南电视台一干就是两年,节目有了一些影响,马东开始有了名气。2001年,马东结束了在湖南的工作,回到北京。“为什么要回到北京,想想,一方面父母年岁大了,身边该有人照顾;另一方面,北京是文化中心,有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国家台,比地方台舞台更大。”

可是一切并非那样顺利,中央电视台毕竟人才济济,星光灿烂。马东刚刚在《挑战主持人》露面,外界就有一种猜测,似乎马东进入中央电视台,是沾了父亲的光。听到这些议论,马东虽然不很在意,但内心里总有一块阴影。“你别无选择,要让别人尊重你,必须靠实力说话,越解释越说明你无能。”马东说。

就这样,凭着多年的生活阅历,以及策划、主持经验,马东担纲《挑战主持人》栏目主持人后,没过多久便渐露锋芒。

文化就像“下饭的东西”

在信息过度饱和的传媒社会,如何使文化节目既不失其品位、品格,又不疏离观众?多年来,虽然各家电视台都在积极探索,但结果并不理想。央视也不例外。如央视《读书时间》栏目一改再改,收视率仍然很低,以至最终被淘汰,让人很是惋惜。又如《文化访谈录》开播之前,央视曾开设过《倪萍访谈录》,随后又改为《文化视点》,由于多种原因,开办多年后还是被撤了,现在又重起炉灶,改为《文化访谈录》,这充分说明了文化栏目的尴尬处境。难怪有人说,文化栏目是一块烫手山芋,谁做谁死。

马东认为,“文化是一个大词,但文化要说的应是一些小事”,文化就像空气,虽然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每天都在你身边,就在你的日常行为中。你不能自以为是,以为文化仅仅是书斋里的高谈阔论,或者是凌虚蹈空的东西。马东说,央视节目大餐很多,做得也很好,在激烈的竞争中谁也不能另辟蹊径。定位上让《文化访谈录》能尽可能做成老百姓“下饭的东西”,但同时又像手中一杯碧绿的“绿茶”,飘逸着清香。《文化访谈录》要力避文化人那种自命清高的姿态。作为央视综艺频道一档文化节目,既要融入整体的频道氛围,不能高高在上,曲高和寡,同时又要保持文化节目固有的品格和力量,“这种挑战就是乐趣所在。”

马东不回避《文化访谈录》目前所面临的一个困境。他说,从去年10月8日开播至今,该栏目仍处在培育期,无论是栏目的外在形式还是内涵,都需要精心打磨。这个栏目的播出时间是周四晚上8:35,马东说,“这个时段反映了各级领导对这个节目的重视,但另一方面,这个时段恰巧又是各台播放电视剧的黄金时间,这就意味着《文化访谈录》要在电视剧的围攻下抢到自己的观众,优势和劣势并存。”

央视三套综艺频道共有30多个栏目,已采取末位淘汰制。当记者问到《文化访谈录》的排名时,马东淡淡一笑,“排名没有优势,目前不会被淘汰,但是如履薄冰。” 

主持人不能当“肉喇叭”

在常人看来,主持人既是一个光鲜的职业,又是一个“出尽风头”的职业。“其实并非如此,”马东说,“作为电视主持人,要有耐力和定力,更要有挨骂的思想准备和良好心态。”这一点,马东在他所主持的《挑战主持人》中有很深的感受。

“首先我们要消除一个误区,并非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就能当好主持人;并非不学这个专业的学生,就不能当主持人。说实话,主持人无‘学’,最重要的是,一个好的主持人必须具备综合素质。主持人不能当‘肉喇叭’!”马东所说的“肉喇叭”,是那种徒有其表、缺乏内涵的主持人。

在《挑战主持人》节目中,马东把主持人分为两类:新闻类和非新闻类主持人。新闻类主持人要求外表端庄大方,内心冷静,分析能力强,“李咏是个出色的娱乐主持人,如果让他当新闻类主持人,一本正经地去播《新闻联播》,看看他那模样,你能信吗?”有意思的是,在谈到非新闻类主持人时,马东把相声中的“学说逗唱”作为衡量标准。所谓“说”,就是主持人要会说话,要有描述能力;“学”,模仿能力要强;“逗”,会调节气氛,具备幽默感,让观众感到愉悦;“唱”,主持人嗓子好,五音要全。说到“唱”时,马东调侃道,自己就是五音不全的人,不会唱。

马东特意拿《挑战主持人》举例,它所挑选的主持人属于非新闻类,也就是娱乐型主持人。除了节目形态本身外,其实《挑战主持人》还隐藏着另一层含义,那就是想让所有的参赛选手明白,一个好的主持人必须要经历一段“炼狱”过程。谈到《挑战主持人》那些参赛选手,马东透露道,那些选手刚来的时候,几乎个个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学了主持专业理论后,就能当好主持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选手们经过栏目组一番魔鬼训练后,没过两天就像霜打的茄子,身上的傲气荡然无存,脸上的神气也烟消云散,原来,主持人如此难当。那些选手做完节目后,不管被淘汰还是挑战成功,跑到后台,常常哭声一片。一个星期的“挑战”,这些“新手”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马东说,看着一张张稚嫩的脸,有时他也于心不忍。

尽管如此,这种不近人情的方式还是锻炼出一批有潜质的选手。拿风头正健的参赛选手尉迟琳嘉来说,他在第5次守擂成功时,竟有10家卫视台负责人打电话来要人。记者在采访中,华娱卫视的节目总监冯琪恰好打来电话来向马东“要人”。《挑战主持人》已变成了一个优秀主持人的训练营和“摇篮”。谈到这里,马东一脸的骄傲,他说,“每晚你们只要拿起遥控器,随便换台,在各家电视台的主持人中总能看到从《挑战主持人》走出去的选手。”

马东还透露说,栏目组有一个不对外公开的“‘挑战’播音主持人才数据库”,所有参赛选手以及122所高校播音主持专业推荐人的资料都记录在案。

据了解,全国广电系统共有数万名主持人。这是个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的群体,因为观众对栏目的喜好全都会反射到主持人身上。马东感慨道,他刚当主持人的时候,曾被骂得体无完肤。 “一个优秀的主持人最好从基层做助理编辑开始,长期积淀后再推上主持人岗位,这样更能锻炼人。”

对事不对人

马东既是两档节目的制片人,又是主持人,工作节奏很快。为了拿出像样的节目,马东在《文化访谈录》选题策划上花了很多工夫。

我不懂的,绝对不会去批判。同样,只有我感兴趣的选题,我才会去做。”主持人要有个性,只有主持人有个性,节目才会有个性。好在,制片人和主持人的双重角色,可以使马东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节目,按照他的话来说,自己与节目完全融合是他追求的目标,“个性化的风格、开阔的视野和专业精神三者的融合才能使节目有发展空间,否则,就会走向反面。”他举例说,前不久他做电影《孔雀》文化访谈这期节目,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这部电影,在今天这种浮躁的环境下,《孔雀》是一部最接近电影本质的作品,应该大力推荐。做这期节目,就是为了鼓动更多的人去电影院,享受一部好电影能够带给人们的愉悦。

跟《挑战主持人》不同,《文化访谈录》更多时候会呈现出一种批评姿态,记者担心这会使节目得罪一些人。“这样做怕不怕得罪‘圈里人’?” “我不是‘圈里人’!”对此,马东一再强调,工作中要有专业精神,不要为了批评而批评,但是也不回避尖锐的话题。他们所讨论的文化命题都是“对事不对人”,所以没什么可惧怕的。马东坦言自己的朋友不多,他认为朋友太多也很累。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把《文化访谈录》做成一种建设性的文化批评节目。“说实话,这档节目我是做给老百姓看的,如果能听到坐地铁、挤公交车上班的老百姓议论《文化访谈录》哪个话题挺有意思,那才是对我的最大奖赏,也是我最大的满足。”

采访中,无法回避的话题是其父亲马季。“他是专家型的人物,也就是说,他是相声领域的专家。专家就是对知道的事情发表意见,而对不知道的事情,很少发表评论。父亲就是这样的人。”至于父亲是否对他进行过指点,马东说,父亲也关注他的节目,不过不是期期都看,赶上了就打开电视瞅一眼,看完了也不作过多评论。“也许,他觉得自己的孩子已成人了,应该走自己的路。”看得出,马东对父亲的敬佩之情还是溢于言表。

“生活的乐趣就是尽力而为。”采访结束时,马东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广播台——大学生20050404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