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的舍弃会是一种更大的获得|丛飞:我是你过河的桥,是你乘凉的树

By | 2006 年 4 月 26 日

蒋:编者言:当今天的我觉得昨天的我所做的事很幼稚时,我们还在成长;

当今天的我觉得跟昨天的我没两样时,我们已经停止成长。

成长,是一段必须付出代价的旅程,行路过程中总会不断地捡到和丢掉一些东西。只有走到世界尽头时,才会发现,原来我们所捡的与所丢掉的都是同一样东西,那就是记忆。

成熟的另一种解释方式是从容,从容地面对各种灾难,换句话说就是铁石心肠。街上形形色色的乞丐在不断地磨灭着我们的同情心,也不知从何时始我已经能面对别人的眼泪而不动声色了,我只能悲哀地标榜着我的所谓成熟。

当第一缕阳光爬上屋檐时,当第一辆校车驶进学校时,当第一声车轮在学校回荡时,我们迎来了第一批新生,也迎来了我们这一期的《大学生》。首先是《新闻岔道口》

靖: 湖北高校率先试点 确保贫困生看得起病

日前,湖北省教育厅发出《关于做好高校贫困家庭学生医疗保障工作的通知》,省属高校将对今年秋季入学的贫困新生实行医疗保障试点,在全国率先为贫困生集中购买商业医疗保险。据悉,首批受益学生将达到2.1万人。

从今年秋季开始,省教育厅将按照各省属高校招生人数20%的比例,从教育经费中按生均每年40元的标准,设立贫困家庭学生医疗保障专项经费,列入预算,由学校集中为新入学的贫困家庭学生购买商业医疗保险。

省教育厅指出,对于今秋入学的贫困生,实行门诊由学校负责,住院治疗通过商业保险来解决,重大疾病依靠以校为单位统筹的医疗救助体系。贫困生个人承担门诊费用的比例不得高于5%,患病贫困生学年累计个人承担的住院医疗费用总额不得超过1000元。

《通知》要求,各省属试点高校要制定贫困生医疗保障工作的实施方案,对受助贫困家庭学生的确定,不同类型的诊疗标准,个人承担的比例等,都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要建立有利于患病贫困生及时检查、治疗、转诊、支付诊费的便捷通道,要确保患病的贫困生“看得起病”。

蒋: 民办教育论坛在京召开

9月5日,“中国民办教育创新与发展论坛暨陈香梅教科文奖表彰活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朱丽兰、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等出席会议。陈香梅为被表彰党委代表颁发奖牌和证书。

据主办方介绍,本次活动被表彰单位来自全国28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其中包括民办高等教育机构95所,民办中等教育机构117所,民办小学和幼儿园38所,民办培训机构30所。广州华立科技职业学院董事长张智峰和北京新航道培训学校校长胡敏获得本次表彰活动的特殊贡献奖。

靖: 《考试法》:维权应重于处罚

近日,一则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来第一部规范国家教育考试的法律———《国家教育考试法》已由重庆专家起草完毕,目前已进入征集意见和立法讨论阶段。

我们注意到,“使打击考试作弊有法可依”、“舞弊行为将视为违法甚至犯罪”,是许多相关报道关注的重点。冀望于《考试法》从法律的高度规范考试行为,维护考试的公平公正,无疑非常值得期待。不过,在我看来,更值得期待的也许还是,《考试法》的根本价值———保障考生的考试权益,换言之,期待《考试法》成为权益法,而不仅是处罚法,应当成为我们关注的核心。因为毕竟,防止考试作弊也好,追究舞弊者法律责任也罢,从考试法治的意义上讲,都只是手段,而维护落实参与者的考试权益,才是其最终价值目的。

希望《考试法》能名副其实,成为所有考试的权益法,将一切国家考试都纳入其调整范围,而不只限于“教育类考试”。没人能否认,在今天,涉及人才选拔、资格认定、能力鉴定的各种类型考试,已远远超出了教育范畴,如司法部门组织的司法考试、人事部门组织的公务员考试等等,而与高考、考研、四六级等教育考试一样,这些考试也都存在各种急需解决的考试规范、权益保护问题,因此,如果囿于部门管理分割,同样性质的考试问题,不能通过统一法制的方式得到解决,那么,不仅《考试法》的考试秩序规范、权益保障能力难免会打折扣,而且也不利于国家法制的完整和法治水平的提升。

蒋: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总在面临着许许多多取舍的考验,得失的考验,在这些考验面前,你胜利了吗?

本期话题:明智的舍弃会是一种更大的获得

华北煤炭医学院一位叫周伟的学生,在他全力以赴准备考研的关键时刻,为了救一位叫周兰芳的患者,为了履行他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誓言,竭力说服父母,毅然放弃了考研,捐献出了救命的骨髓。周伟说:“将自己的快乐与他人分享,快乐就会加倍;将自己的生命与他人共享,生命就会延长。”因为舍弃,周伟得到了快乐,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得到了我们的尊重。

同样面临取舍考验的还有徐本禹——华中农业大学的在读研究生,2002年暑期,正在该校读大三的他到贵州大方县猫场镇一个名叫狗吊岩的地方义务支教。2003年,徐本禹本科毕业顺利考取了本校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但为了兑现山区孩子们的承诺,徐本禹却做出了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放弃攻读研究生的机会,去岩洞小学支教……学校破天荒做出决定,为他保留两年研究生学籍。 “我愿做一滴水/我知道我很微小/当爱的阳光照射到我身上的时候/愿意无保留地反射给别人。”因为舍弃,他被评为2004年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因为舍弃,他得到了感动的目光和孩子们的欢笑;因为他的舍弃,更多的贫困学生得到资助,一所名为 “华农大石希望小学”的新校在大西南山区拔地而起。

靖: 世间,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多,我们总是希望得到的太多。人生如白驹过隙一样短暂,生命在拥有和失去之间,不经意地流干了。欲望不死,追求就不会停止。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让我们不得不学会取舍,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之时,要么舍鱼而取熊掌,要么取熊掌而获鱼。身处两难境地,到底取哪个更好,是对人心的考验,是对智慧和勇气的考验。

失去了太阳,你还有星光的照耀;失去了金钱,还会得到友情,当生命也离开你的时候,你却拥有了大地的亲吻。舍弃了虚伪,就会获得真实;舍弃了无聊,就会获得充实;舍弃了浮躁,就会获得踏实。《老子》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俗语说,有得必有失;反过来,有失必有得。因而得到了不一定就是好事,失去了也不见得就是件坏事。不论是有意的丢弃,还是意外的失去,总有一些东西你会得到,短暂的痛苦若能换来长久的快乐,一时的付出若能得到永远安宁,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谁又说明智的舍弃不是一种更大的获得呢

蒋:当一个人把奉献当做了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负重前行也不更改初衷的时候,他就是我们行动上的“高山”。他的哭和笑,都是对我们心灵的敲打和映照。

丛飞:我是你过河的桥,是你乘凉的树

丛飞,一位慈善歌手,一名义工,一个承诺了178位孩子终身学费的“爸爸”,一位为社会捐献了300多万元帮助过上千人的爱心使者,一个负债17万元的穷光蛋,一个付不起医药费的病人……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或者矛盾得不可理喻的人。

他忘记了经济的困窘,忘记了亲人的不理解,忘记了频繁不断的受助对象的电话——那时候,丛飞刚住进医院,还是一头乌发;他这个人一辈子都在想着别人,就是不想自己

靖:许多人还记得,2003年5月,在小汤山演唱现场,丛飞动情地说:“我代表深圳500万青年和5万多名义工,来慰问战斗在抗击非典一线的最可爱的白衣天使……”

谁会想到,当时丛飞是自费赴京参加义演的。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拿着女友邢丹的两万元积蓄,兴冲冲地来了。对于普通歌手,2万无所谓,可是丛飞肩负着100多个学生的学费,而且由于非典影响,丛飞的商业演出骤减,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学费,还向朋友借了10万元。

丛飞不怕借债,只是更卖力地参加商业演出,好早点还清债务。于是,他常常一天演三四场,直到嗓子变得沙哑才收场。

蒋:但是,丛飞无法忘记那一幕:1994年8月,他在成都参加一场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义演活动,并把身上仅有的2400元全部捐出。主持人说:“你捐出的2400元,可以使20个小学生交两年的学费!”钱的最大价值,不就体现在此?

“我不能成就整个世界,却可以尽我所能成就一些孩子。”走下舞台的那一刻,丛飞决心帮助更多的失学儿童改变命运!

靖:一对工薪夫妇供养一个儿女上学已经不易,一个人要负担100多个孩子的学费,生活压力该有多么大?

这一切,丛飞都没有告诉远在东北的父母。当老两口来到深圳小住,一进屋就愣住了:50多平米的屋子,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衣柜门关不上,沙发坐上去“嘎嘎”响,一切从简……儿子在深圳也是名人,一场演出就挣好几千,怎么把日子过成这样?

“大热天的,没有冰箱怎么行?”母亲问。

“菜市场离得近,现吃现买,每天都可以吃到新鲜菜,就省了。”丛飞答。

桌上还摊着一张催交购房贷款的账单,父亲也问了:“你挣钱也不少,为什么连银行的贷款都拖欠?”

“我在贫困山区资助着100多个失学学生,刚刚给他们寄完学费,没余钱了。”丛飞心虚地坦白。

“你一个平民老百姓,哪来那么多钱供100多个孩子读书?”老两口有些生气,“你这个傻子,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呢?”

父母沉默了,而前妻却难以理解。2001年底,丛飞刚给前妻上缴3000元钱,便接到一个受助孩子的电话:“丛爸爸,爸爸不让姐姐读书了……姐姐天天都哭。能不能帮帮她?”放下电话,丛飞很是犹豫:这一年,他给山区的孩子已经寄去十几万,家用已经极为节省!但是,他还是开了口。前妻伤心透了:“你把血汗钱都给了别人,心里有我们吗?”丛飞徒劳地安慰她:“等我把这批孩子供到毕业,我一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前妻哭了:“等到什么时候?这种日子我现在就过够了!”

最终,她去法院起诉离婚,把2岁的女儿留给了丛飞。抱着失去妈妈啼哭不止的小女儿,丛飞陷入了无助和绝望中,泪水止不住地啪嗒啪嗒往下掉……

蒋:那种表情,是陶醉?是满足?是留恋?还是……

“我是你过河的桥,是你乘凉的树,我是你风尘仆仆那间歇脚的屋。只要你快乐,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圆上了好梦,我就不辛苦。只要你开心,只要你如意,只要你回头,我就很知足。”

这首《愿你幸福》,由丛飞自己作词、演唱。这首歌感动了邢丹,引领她来到了他身边;这首歌感动了深圳,市委书记带着省委书记的慰问来到病房;这首歌正在感动中国,7月7日,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尔肯江专程来到深圳市人民医院丛飞的病房,向他颁发“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金奖”奖章……

此刻,丛飞仍在与病魔顽强抗争,让我们为他合掌祈祷,祝福他能如他所愿再活50年,奉献50年!

当一个人把奉献当做了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负重前行也不更改初衷的时候,他就是我们行动上的“高山”。他的哭和笑,都是对我们心灵的敲打和映照。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广播台——大学生20050912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