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村民交流熟悉民情 大学生“村官”包村故事

By | 2006 年 4 月 26 日

小宝:编者言: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一些人和事,有时我们看见的美丽是短暂的,大自然中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景物有的美丽也是短暂的。这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感叹,唉,这些美丽消失得太快了。

艺术家们辛辛苦苦雕刻好的漂亮冰雕,孩子们在冰天雪地里堆好的俏皮可爱的雪人,很是惹人喜爱,可是等到天上的太阳公公一出来,大地光芒四射的时候,这些好看的冰雕作品和美丽的雪人,就开始流泪,然后慢慢地熔化,最后我们只能眼看着它们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

人的一生总会邂逅很多短暂的美丽,我们要把握好机遇,懂得抓住瞬间的美丽。

欣赏短暂的美丽,继续微笑地生活下去。

刘:欢迎走进新一期的《大学生》,首先是新闻岔道口

宁夏首次建立代偿国家助学贷款制度

今年宁夏首次建立代偿国家助学贷款制度,对自愿到宁夏南部山区八县乡镇和红寺堡开发区乡镇支教、支农、支医服务期限年满5年以上的学生,其在校期间的国家助学贷款本息由政府代为偿还。

据宁夏《法制新报》报道,高校毕业生参加“三支一扶”工作的服务期限一般为2年至3年,主要是到乡镇一级从事支教、支农、支医和扶贫工作。宁夏对服务期满的“三支一扶”大学生,实行灵活的户籍管理办法,凡到基层单位就业服务的高校毕业生,户口可留在原籍或根据本人意愿迁往就业地区。

小宝: 五年内我国将有十万高校毕业生赴基层就业

从今年起连续5年,各地组织、人事、教育、财政、农业、卫生、扶贫、团委等部门,将按照公开招募、自愿报名、组织选拔、统一派遣的方式,每年招募2万名左右高校毕业生,主要安排到农村基层乡镇从事支教、支农、支医和扶贫工作(简称“三支一扶”)。从4月下旬开始着手招募首批2万名高校毕业生,7月底前他们将到服务单位报到。

中组部、人事部、教育部、财政部、农业部、卫生部、国务院扶贫办、共青团中央等八部门今天在京联合召开了全国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旨在贯彻中办、国办《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意见》精神,落实中组部、人事部等八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组织开展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层从事支教、支农、支医和扶贫工作的通知》,全面部署并启动2006年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

会议认为,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是党中央、国务院全面分析新时期新阶段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做出的一个重大决策。当前,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是贯彻落实“两办”文件精神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青年人才健康成长,有利于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有利于建设一支结构优化、分布合理的人才队伍,有利于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

会议强调,各地有关部门要认真组织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当前,要着重做好六个方面的工作:一要统筹规划,合理安排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的各项工作;二要把握重点,抓紧做好基层岗位需求信息的收集发布工作;三要精心组织,做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的招募工作;四要多方配合,切实强化对“三支一扶”大学生的日常管理;五要妥善安排,确保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的各项经费落实;六要加强宣传,创造实施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的良好舆论氛围。

刘:多年前,在西方人的眼里,中国年轻人苦读、生活简朴、崇尚西方文化、宣扬民主与自由和带有一点理想式的叛逆。如今,他们报道中的中国年轻人又是什么样子呢?《纽约时报》,《商业周刊》,《波士顿邮报》,《美国高等教育年鉴》……

欢迎走进本期话题:西方报纸上的中国年青人

《纽约时报》:在韩流中寻找他们

从服装到发型,从音乐到电视剧,在过去的5年,韩国确定了许多中国人的品味。中国人称这种现象为“韩流”,比如,最近上演的《大长今》创下了收视率新高。但是韩国的“软实力”也波及到了物质领域,比如,三星手机和电视机令许多中国人趋之若鹜。

有关首尔职业人的电影和戏剧,尽管它们不带明显的政治色彩,但展现了现代化社会的鲜明画面——崇尚个人享乐和消费主义。同时,这些作品强调了家庭关系,体现了强烈的儒家价值观,为整个亚洲做出了榜样——韩国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保留了传统。

美国肥皂剧《六人行》的韩国版为《三个男孩和三个女孩》与《三人行》;韩国的《结婚一族》则是《欲望都市》的姊妹篇,《结婚一族》讲述了3位30来岁的职业女性在首尔寻找爱情的故事,该肥皂剧在中国迅速流行。

“我们在这些影片中看到了现代生活的脚步,”清华大学23岁的曲原(音)说,“美国剧也表现了同样的生活方式,他们喜欢交朋友、逛酒吧,拿着时髦的手机,驾着高性能的汽车,生活过得很‘小资’。但我们更容易接受韩国人的生活方式,因为在文化上我们更接近。我们感觉,几年后我们也能像韩国人一样生活。”

她的同学胡康(音)说:“美国剧太现代了。”

曲原接着胡康的话说:“他们是后现代主义。”胡康又说:“比如《欲望都市》,与我们背道而驰。”

北京大学研究生金雅熙(音)说:“我们喜欢美国文化,但不能直接接受它。不像日本文化,我们接受韩国文化不会遭遇阻力。如果中国年青人崇尚日本文化,长辈们肯定会发怒。”

专家们称,韩国已经成为西方文化的过滤器,韩国文化版本中表达的愤青情绪、反判精神和崇尚自由主义的信息更容易被中国年青人接纳。

小宝:《商业周刊》:跨国公司不想要“嫰小子”

刚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很难找到工作并不是件很难理解的事,但在几年前,中国还是个例外。多年来,中国学生的大学毛入学率只有4%,毕业后,有足够的白领职位等着他们。但自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公立大学进行了快速扩张,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医科大学都在南方的新兴城市——珠海设立了分校;私立大学,民办的与中外合作办学都得到了长足发展。

大学的急速扩张使得中国的大学毛入学率达到了17%,大学毕业生从2002年150万增加到2005年的340万,中国大学的发展就如火箭升天,培养大学生就如管道输送。但问题是,即使在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中国,她也不能向这么多毕业生提供足够的工作职位,中国政府又将面临一个新的生产力过剩问题。

中国教育部鼓励没有找到工作的毕业生自主创业,地方政府向“准”企业家们提供贷款,年青人还被鼓励到中西部,加入到传播繁荣的队伍当中,但到西部等偏僻地区对大多数毕业生而言并不是个权宜之计。读了大学,中国大学生们希望在北京、上海或深圳这类城市工作、赚钱,过舒适的生活。同时,中国知名企业和大型跨国公司都在大城市,问题是,这些企业急需经验丰富的管理者的研究者,但他们却不会要刚毕业的“嫩小子”,即便他们需要毕业生,也是僧多粥少。

更严重的是,中国政府可能无意中使问题更复杂了:扩大招生人数的一个原因是抑制高中毕业生过早进入劳动力市场这股潮流,对许多年青人而言,这一举措只是推迟了找工作的时间,却没有解决问题。

当然,从长远来讲,扩大大学招生人数是社会发展的关键:提供一批高素质的工人对中国达到“世界一流国家”的地位至关重要。即使毛入学率达到了17%,中国也远远落后于工业化国家,他们的毛入学率都在40%以上。总的来看,降低上大学的门槛会提升劳动力的整体水平,比如广州,开始由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转为主要发展服务型产业。

但就目前而言,当大学毕业生要找与专业相对应的工作时,他们一定会遭到更大的打击。

刘:《美国高等教育年鉴》:中国“小皇帝”很难适应大学生活

2005年1~7月,北京大学生自杀事件共计17例,2005年9月,广东省某大学的一名新生从7层楼上跳下,之前,他曾向同学们抱怨大学生活质量差,大学饭菜不能入口,甚至称他自己不会洗衣服。

进入一流大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今日的中国大学生要面对更多的难以承受的压力。他们是中国推行计划生育的产物,在家受到家人的保护、溺爱,上大学后面对与想象相差甚远的大学校园:冰冷的宿舍,难吃的饭菜和不完善的洗衣设备。他们艰难地体验自立,又发现生理、汲取知识的自由受到限制,但很少有大学生利用大学的咨询机构。这使得大学生们日益与现行的体制相抗争,同时,心理问题和自杀现象呈上升趋势。他们所处的环境与在“由摇篮到坟墓的铁饭碗”的体制下生长的父辈们有很大的差异,承受的压力是父辈们闻所未闻的;当然,他们也享受着前人未曾拥有过的自由。

北京大学心理学家樊昕(yin)认为,今日的大学生是社会变迁的牺牲品,父母望子成龙,向他们施加过多的压力。父母常告诫孩子,如果学习用功就能进一所好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那样就能赚很多的钱。

据樊昕推测,大学生面临的问题将会越来越严重。

小宝:“”农村还是那样的纯粹、朴素,他不会排斥你一个异乡人,只要他知道你是待他好,和他近,知道你是尽心竭力,他一样会亲昵地唤你的乳名。“”

欢迎走近本期人物:与村民交流熟悉民情 大学生村官包村故事

“我从没想到自己会当村官,但既然把我放到这个位置上,我就要把村里的事儿办好”。从一名团组织的选调生到大学生村官,这种经历是孟帅毕业之前未曾预见的。

孟帅刚从烟台师范学院毕业,就在山东省共青团系统选调生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公务员,被分派到济南市槐荫区吴家堡镇工作。报到没几天,槐荫区抽调机关干部包村,孟帅被分配到了当地的贫困村———曹家圈。

“你在农村能干啥”

回想初到曹家圈的情景,孟帅并不避讳当时的心情———“那是一段苦闷的日子”。

曹家圈,地处济南市槐荫区西北角,依临黄河,1886年黄河泛滥,全村被迫迁至南坝之上,全村共有105户,人口355人,土地270余亩,鱼塘39亩,村小,地少。村集体年收入不足3万元,村内青壮年多外出打工,50岁以上的村民有109人,18岁以下的110人。

锈迹斑斑的铁门、破旧的房屋和堆了大半个院子的物料,这是村委会给孟帅的第一印象,毕业后的生活就从这里开始了。

曹家圈自来水不通,手机信号不灵,孟帅最初的住处是一个四壁漏风的小屋,他自嘲是“三军总司令”,因为偌大的院子里,只有“猫3只、狗2条、乌鸦一群”。

从烟台到曹家圈,孟帅感到很大的落差,跟自己同一批考来的团组织选调生在一起,孟帅更找不到感觉,听到他们讲怎么开展团的工作,孟帅就问自己:“你在农村能干啥?”

为了“找点事干”,孟帅开始试着入户跟村民交流,熟悉村情。刚开始,大家像看陌生人一样看他,还有人以为他是来推销种子或卖鼠药的。孟帅吃过闭门羹,遭过训斥,有次甚至被突然窜出的狗将棉衣撕了个大口子。

但是,孟帅坚持了下来。2个月后,吴家堡镇党委召开由全体下派干部参加的座谈会,听取大家对所在村工作的调查和思考。刚开始还怯生生的孟帅,谈起村里的情况来却如数家珍,分析面临的问题切中要害,提出发展的思路头头是道,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遭遇村委会选举

家族、宗派复杂造成了中国村干部选举的独特面貌,曹家圈也不例外。孟帅刚走马上任,就遭遇了村委会选举,尽管艰难,却成了他打开工作局面的良机。

最初,孟帅和一位老干部一起负责选举,但这位老干部和原村干部关系密切,村民表现出抵触情绪,担子最终落到了孟帅一个人肩上。

孟帅向村民介绍选举情况,村民们说:“你讲得挺好,也挺对,但是我们村里无论选谁不都一样?都是吃喝,都是糟蹋老百姓。”连续几届村委会没做一件像样的事情,留下的却是近30万元的欠款,这让村民很失望。

还有的村民说,现在的干部再不好,我们是一家子!

孟帅一再解释:“我是镇里下派包村的,和村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看咱们村这么穷,我和你们一样着急,要改变这个现状,必须选出一个称职的村委会班子,我们一块想想办法!”

不出1个月,孟帅用晚上的时间跑遍了村里所有的人家,1家跑三五趟是常有的事,村民的态度开始有所缓和。但是,这时候,村里的老干部又提醒他:“孟帅,没事你睡觉,跑来跑去还是我说了算。”

此时,孟帅的一句“是不是瞎跑,老百姓最清楚!”重燃了村民的信心:“他这么年轻,就这么敢说话”。

选举的前一天,孟帅突然接到3个匿名电话:“村里有人贿选,50元一票。”他赶到村委会,看到办公室的门上贴着:贿选,当官不做事,吃喝老百姓。

孟帅当即跑到放风要贿选的人那里,说:“你是老干部,不管选上还是落选,我都尊重你。但贿选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是要蹲监狱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选举顺利进行,被镇政府列为5个“重点村”之一的曹家圈村史无前例的100%的投票率,让村里的“大家族”们和镇政府的干部大跌眼镜。

从下派来的干部到村民认可的干部,软硬兼施中,孟帅体验到了农村干部的出炉过程。

抢来的团支部书记

毕竟,孟帅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做事有干劲。但是,很多时候,由于直率也得罪了不少人,他说,自打到了村里,就经常给人道歉,他戏言,这个团支部书记就是抢来的。

曹家圈村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相互之间缺乏联系,导致村两委班子后备力量不足,村团组织建设涣散。孟帅深知村里的发展要靠青年人,从一进村开始,孟帅就想着把村里的青年凝聚起来。

后来,孟帅跟他们慢慢熟悉起来,他了解到,这些农村青年在城里奔波打工,很累也很孤独,回到村里,也没有多大归属感。

于是,在一次村两委会上,他提出:“我来做团支部书记。”没有跟任何人商量或者“打招呼”,孟帅这一招让两委会的干部们惊讶不已。

团支部书记抢来之后,孟帅对村里的青年状况做了彻底的摸底调查,对外出打工青年团员的基本情况和联系方式进行整理,整理成表,增进彼此间快捷的交流,并且建立了对考入高等学校的学生奖励的制度。

几个月的实践让孟帅习惯了道歉,他曾经逼掌管账簿的会计交出账簿,曾经跟两委会因为通自来水的事情顶牛……当然,抢“团支部书记”一事也不例外。

尽管如此,村民还是很服他。因为孟帅能“保持自己的中立身份,心中无亲疏,念一个‘诚’字,心一个‘公’字,说话硬气,做事有底气。”

为了能干点什么

在孟帅心里总有一个疑问:“你在农村能干点什么”。下派的1年时间,孟帅秋收时和村民收过稻子,冬天和养鱼户下塘拉过鱼,帮扶过村里的困难户,跟村民打成一片。孟帅所做的这一切客观上给自己“干点什么”营造了一个氛围。

按照村主任刘建玲的说法,“村里这一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曹家圈1998年建成的一条进村的主干路,由于后续资金不足,没有进行路面的硬化,建成没多久就被杂物占了一大半,8米宽的路只留下不足2米。雨水大时,路两头积水严重,老百姓意见很大。孟帅争取了镇上的支持,带领村两委全体成员、村里的青年一直干到下午3点半,中午饭都没顾上吃,将25方、40余吨石硝铺平。

由于缺少娱乐场所,老人、妇女坐在门口拉家常,常滋生出一些事端来,在中国农村,这是独特的一景。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孟帅拿出自己2个月的工资,建村级活动室、图书室,曹家圈被“折腾”地热热闹闹。

帮着孟帅搞装修的曹方才说什么也不要工钱:“你一个外乡人做到这样,我要是再挣你的钱,我还算是曹家圈人吗?村里人还不骂死我!”活动室人来人往,成了村里的娱乐中心,甚至连“远程教育”这样的新名词也走进了曹家圈人的生活。

如今,孟帅有了新的规划:利用冬季农闲时间,理清承包合同,把集体出租给个人、收缴承包费用困难的土地,合法地收归集体;整治环境,实现生态环境的优化,建设文明生态村,寻找“沿黄观光旅游规划”的发展契机;将20余亩空地合理出租,开展农产品的深加工,集体直接经济收入每年2万余元……

新一届村两委刚成立的时候,有的村干部直言不讳:“我选上来就为了自己不受欺负”,村民给孟帅泼冷水:“我看这届村委会也干不了什么事。”以前,村委会办公室里的东西经常被“摸跑”……

现在,村干部说,“小孟不在,干不动这些事”;独来独往,脾气倔犟的赵光水老人,因为跟以前的村领导关系紧张,五保户的政策一直没有完全落实,孟帅请他去管理活动室,他说:“支持小孟就是支持大队,就算一分钱不要,也得把活动室搞好。”

从前,村里人都叫他“孟书记”,现在,他被亲切地称作“小孟”。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广播台——大学生20060424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