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play女孩:酷装扮里裹着清纯和阳光

By | 2006 年 5 月 14 日

小宝:编者言:忘记了什么时候竟向往起幽静的山间生活了。静谧的田园风光,淳厚的乡村人情,以及古老的小桥流水,无一不令人神魂颠倒!或许都市的繁华会满足你暂时的思想空虚却永远无法填充你心灵的伤痕。厌倦了喧嚣,换换口味吧,只身踏上安逸的乡村大道,尽情呼吸那份纯洁不曾被污染的空气。。。

刘:欢迎走进本期的《大学生》。现在是《新闻岔道口》时间。

奖考生抢生源内地高校该向港校学啥

最近火热的高招新闻中,最火的莫过于高校在内地大力宣传、跟北大清华等老牌名校奖考生抢生源了。

香港高校频频以高额奖学金吸引内地“英才”,渐成这几年国内大学录取的新景观。去年,香港科技大学招收170名内地生,其中有北京、广东及成都的三位“状元”,他们总共得到了总额逾1600多万元的奖学金。香港大学今年则表示,在全国20个省市招收250至300名学生,提供1300万元的奖学金,未来三年,香港大学提供5500万元入学奖学金给予全球杰出学生。

内地的高校也没闲着,据报道:广东多所高校纷纷设立高额奖学金,吸引高分毕业生报考:如南方医科大学推出“状元奖学金”,奖金高达10万元;暨南大学除高考状元奖4万元外,还新增了对高考单科状元的奖励。华南理工大学则对获得全国“奥赛”一二三等奖的报考生,分别奖励3万、2万和1.2万元。但是高招咨询会上学生家长都热力追捧港校的现象又告诉我们:这回内地高校,特别是名校是该向别人学习的时候了。

先说“奖”。香港高校虽然设置了“入门奖学金”对高分考生实行奖励,但他们似乎更注重“成学奖学金”反观很多内地高校,更加注重的是“入门奖学金”,而在“成学奖学金”的发放方面,则显得非常小气。

再说“抢”。内地高校“抢夺”优秀生源,搞的是“惟分数论”,奖金的多少只以考生的高考分数为标准,而不顾其他。香港的一些高校固然也注重考生的高考分数,但他们同时注重考生其他方面的素质。

小宝:大学生假日乐融融

“五一”长假,对于学期过半的大学生们来说,这可是难得的一次中场休息,记者走访了省城几家高校,发现大学生的假日生活丰富多彩,各不相同。

绝大多数大学生都是异地求学,对于平时难得回家的他们来说,“五一”回家探亲可谓是“舒适之旅”。选择回家,也就是选择了亲情、选择了舒适。

外出旅游也是不错的选择,学生出游更讲求经济、甚至更浪漫。在安徽大学读大二的汪同学和同班另外两名男生趁“五一”去巢湖玩了一趟,来去交通费竟然为零,其中秘诀就是:骑自行车去!“天气很好,路也好找,也就花了大半天时间吧,就到了,”小汪回顾这次旅行挺满意的,“而且时间掌握在自己手里,遇到风景好的地方就停下来看看、拍拍照什么的,很自由。”类似于这样的自助出游,在大学生中很流行。

留校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多是充电学习或是做兼职打短工,其中以高年级学生居多。记者5月1日当天走访省城几大高校时,发现教室依然有不少留守学生。 2005年即将从安徽农业大学毕业的韩同学,报考了今年6月份举行的合肥市公务员考试,“五一”对于他来说是休假,倒不如说是冲刺。据他介绍,他们班32个人几乎都没有回家,大部分在准备毕业论文,或是复习公务员考试,或是继续为找工作准备。

刘:现在是话题时间:国人学习英语越来越热,相比之下汉语言学习却被冷落了,从少儿到大学生,许多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重视英语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汉语,而外国人学习汉语的热情却在日渐高涨。重英语轻汉语成了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

清晨校园中,草坪上、教室里、湖边,莘莘学子重复着自己学生生涯中每天的必修课——晨读,声声入耳的,是英语、日语等外语,有些人甚至连走路都在收听英语新闻节目;各种外语培训广告铺天盖地,双语幼儿园昂贵的学费阻止不了家长们“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愿望……

相对于外语的炙手可热,汉语学习似乎被冷落:许多孩子从母语还说不流利的年龄就开始学习外语,为学好外语不惜以牺牲母语为代价;初、高中学生以优秀的英语水平为自豪的理由,却在汉语言表达上频遇尴尬,甚至连最基本的标点符号以及简单的“的”、“地”、“得”都不能正确使用;社会上英语培训班火爆,雅思、托福等英语考场人声鼎沸,普通话考试却相对冷清……

小宝:一位大学生告诉记者,在考试及就业中,英语的比重日趋攀升,学校、社会都把英语看做一种相应的能力予以重视,英语的地位哪能不提高?另一位大学生直呼“悲哀”——“我们为了能过英语四级而沾沾自喜,却不为不能写出一手好文章而悲哀,一些经济类、理工类专业的大学语文每周只有一节,外语课却成为每天一节的‘主题曲’,这真是悲哀啊!”

与此同时,全球“汉语热”却在持续升温,外国人学习中文的热潮如火如荼。据统计,目前世界上有100多个国家的2300余所大学开设汉语课程,学习汉语的外国人达3000万,汉语水平考试在世界34个国家设立了151个考点,汉语成为学习人数增长最快的外语。更令人惊诧的是,在上海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字大赛上,留学生击败中国本土学生,夺得第一!“丢失的仅仅是汉语吗?这个责任该谁负?谁最应该反思?”不少人产生了这样的担忧,“母语有了危机”、“母语遭到伤害”,此类字眼也常在许多媒体上出现。

一位大学中文系老师认为,有些学生从小不爱学语文,却热衷英语学习,跟我们的教育本身不无关系,比如语文教学内容单调,或者内涵过于沉重,引不起学生兴趣,自然也就无从感受汉语文学的魅力与美感了。

其实汉语和英语本来并无矛盾,英文是我们了解世界的一种工具,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重视包括英语在内的外语学习固然没有错,可汉语毕竟是我们的“根”。所以,多点理智吧,外语“热”了,汉语绝不能“冷”。

刘:英语也很重需要时才知道重要性

强调英语学习并不是忽视母语的学习。难道小学、中学外加从出生就开始伴随着你的母语环境还不够吗?英语现在是一种世界性的而非特指某一国的语言,它应用的广泛性,语言的标准化都是我们学习的原因。也许现在你认为学不学它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当你真正意识到需要它的时候,就不是短时间能学会的了。所以英语学习还是应该从小就开始,那些责备英语学习的人,只是在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大学生就该学好英语

有人反对英语很重要,估计是把英语的位置放得不对,其实英语作为一个语言交流的工具,还是很有必要学的!当然,一窝蜂学没必要,可作为一个大学生,如果连英文都学不好,怎么也说不过去。英语四级考试本来就是很基本的,要求也不高,如果需要放弃自己的专业整天花大量时间在这上面,那么这样的学生估计不是基础太差就是学习方法有问题,应该自己好好思考一下了!

小宝:汉语教育从小抓起

英语学习持续升温,这个“热”现象跟当前的大背景有关,全球化时代,英语这个在较长时期处于整个世界强势的语言,是国际常用、通用的语言,要参与社会乃至国际竞争,中国人热衷学习英语并不奇怪,也无可厚非。

另一方面,中国逐渐强大,西方人意识到无法再忽视中国渐强的形象了,所以他们开始热衷于汉语学习,想要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不断到中国来学习、寻找机会。

可为什么有很多大学生在学习英语的同时相应忽视了母语?为什么有些学生认为学习、使用英语更亲切、更得心应手?为什么有些大学生用中文写一篇很简单的文字却错误不断?除了“出国寻找机会”、“外语是强有力的求职谋生手段”心理在作怪,也不能只怪孩子,反倒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语文教学,为什么不能吸引孩子的兴趣?对祖国语言的喜爱其实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汉语教育应该从小抓起,让孩子从小就对汉语言文化的魅力产生兴趣。

刘:现在是人物时间:Cosplay女孩:酷装扮里裹着清纯和阳光

如果你夸寒昀很纯,她会很不高兴。因为她觉得自己是变化型的,经常会自觉地转转型。她给自己的满分形象是这么定义的:酷的感觉占40%、阳光占50%、纯只要10%了。问她为什么,她的回答会让人晕掉:“我不知道别人对纯的概念是什么,但我觉得那种超级温柔说话细声细气的就是比较纯的,但我不太喜欢这样。因为单纯用我妈的话就是缺心眼……”

最“饭”孙燕姿

张寒昀在上中学时,孙燕姿刚刚出名,很多人都觉得她跟孙燕姿很像,即使她在教室里老老实实地坐着,也会有人拉着朋友冲到教室里指着她兴奋地叫嚷:“啊!就是她,孙燕姿!”搞得一脸茫然的张寒昀十分尴尬。在大学的时候,她还被人拉去参加了一场孙燕姿的模仿秀。但从那以后,她便越来越喜欢孙燕姿了。每次去KTV,身为著名“麦霸”的张寒昀都要大唱孙燕姿的歌曲。

小宝:上午献血下午K歌

大概因为从小经常锻炼身体的缘故,张寒昀的身材特别匀称,身体也特别好。有一次学校号召献血,妈妈很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她自己也有点害怕。后来有同学给她支了个狠招:晚上喝点酒,然后熬会儿夜,第二天检查准不合格。于是她便连喝两瓶啤酒,然后鼓捣自己的电脑,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晕忽忽地去学校检查,结果竟然完全正常。

硬着头皮参加献血的时候,不断有女同学捂着胳膊哭着从献血室里跑出来,血还“嗒嗒”地往下滴着,张寒昀都快吓傻了。后来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心一横,袖子一撸,便蹦到医生旁边。抽血的时候她不断和旁边的护士贫嘴聊天,以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结果她还没有贫够,抽血就已经结束了。张寒昀立刻乐了:“我怎么觉得热啊?血流出去不是全身发冷吗?”然后浑身发热的她便又去KTV当了一下午的“麦霸”。

沾辣便“醉”

看到张寒昀那“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的脸蛋儿,就知道她肯定很在乎自己的皮肤。一问,果然闻辣色变。据张寒昀说,她吃了辣的东西后会出现类似“酒后疯”的症状。

一次,张寒昀跟爸爸妈妈去吃“麻辣烫”,爸爸妈妈正大快朵颐的时候,只尝了一口的张寒昀就出事了。爸妈眨眼之间,发现辣得晕乎乎的张寒昀,已经直勾勾地朝路边的一辆宝马冲了过去,眼看就要一头撞在车上了。爸妈紧张地差点叫了出来,幸好张寒昀还没“醉”到不醒人事,及时刹住了“车”。事后她声称,自己明明是想到大路上去吸点凉风,不知道为什么就斜到路边的车上去了。

一个喜欢让头发遮住半张脸的女孩子;一个喜欢美美的女孩子;一个喜欢唱歌的女孩子;一个喜欢游戏的女孩子;一个喜欢和我玩的女孩子;一个有时开朗有时沉默的女孩子;一个嘴皮子很利索的女孩子;一个比我高的女孩子;一个喜欢说我听不懂的语言的女孩子;再加上一个我信任的女孩子,就等于一个和张含韵谐音的张寒昀。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本期编辑:伟萍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广播台——大学生20060508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