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足球,逝去的少年 二

By | 2006 年 5 月 25 日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05级国贸(2) 林旭鑫

(二) 张智亮中队

前文提过张智亮这个人,在我们学校,凡是初中的(1)班,都称“张智亮中队”。所以,所谓的“张智亮中队”,指的就是诏安一中98届我们(1)班。

柳啸走了以后,我的脚开始真正接触足球。

也是从那时起,班上的男生出现了令人难以察觉的分化——在当时,身材高大的男生一律打篮球,而尚未进入青春期或者是刚迈入青春期仍保留着小学生身材的我们则选择了足球。只可惜,尽管如此,在选择足球的人里边,我也仅仅是个替补。

说到这里,开始得介绍下一个人物——人妖。人妖当然只是他的外号,而真名,我就不透露了。倒不是怕以后被他拿把铅笔刀连砍十八条街,这个毕竟不现实,怕就怕他X的在同学聚会上阴我。接下来提及的人物,有外号的一律用外号,没有外号的就取名字中的一个字称呼。

好吧,我们来具体谈谈人妖。呵呵,这个不要钱哦……

人妖球踢得不错,而且,在我们班几个踢足球的人里边,算是身材比较高的。以前同班的一些女生现在谈及他的时候,大多总忘不了最后加上一句:变得好帅!我心里边牙痒痒,总想大声疾呼:我也是青年才俊呐  !唉,印象中从认识到现在,我一直比他矮那么6、7厘米,而且我身材偏瘦,他则相对匀称。米有办法!

我们学校的操场标准的400一圈的跑道,足球场也就那么一个。上体育课,一般的顺序是先割据再混战。反正,就看哪个班先解散自由活动,然后那个班就先抢好一块地盘,继而内斗得昏天黑地。当时我虽有踢球,但踢得还很少,就上体育课的时候和人妖一伙混一起踢。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踢球,比如说各式传接球的动作、过人包括与队友的配合、站位甚至最后射门等等都是凭直觉、靠反应。不过回想起来,当时大家都差不多吧。反正所谓的凭直觉、靠反应,讲白了,就是见到球就一哄而上,刹那间十几只脚同时轰向一只皮球,再然后就可见人仰马翻、黄沙漫天,场面精彩壮观之极。

此时除了人妖,还有两个人显得较为突出。一个家伙姓伍,后来有一顶可爱的绰号“大脸猫”;另外一个是“猪”,具体的说,是名字叫斌的猪。米有办法,本来不打算说出他名字的,可后来想想要不说恐怕他看了以后有可能还不知道所谓的“猪”指的是他,偶们一直说要尊重现实,毕竟,大伙叫他都是叫“斌猪”、“斌猪”的。现在,斌猪,你可明白啦?

大脸猫和猪两个家伙身材都较为矮一点,但壮实,特别是猪,大家可想而知一只猪踢起球来是何等雄赳赳、气昂昂。两家伙明显都是技术型打法,最不怕一对一单挑。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带球直奔对方防守人员而去,几个漂亮的转身之后留下一脸郁闷的防守队员径自绝尘而去。在当时,身为菜鸟的我,很不幸地便成为他们的试练品。如此“残酷的斗争岁月”,使我迅速地成长了起来,防守技术得到了最佳的修炼,我于是“练完了第一重练第二重,练完了第二重练第三重,练完了第三重练第四重,练完了第四……”砰~~!!我靠,谁拿板砖拍我?!恩……嘿嘿,不好意思,言归正传。所以说,我从一开始接触足球,就注定了将来当个后卫的命运。天知道,这一切大半是拜那只大脸猫和死猪所赐,可是天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也许扼杀了一位天才前锋啊。

哈哈……哈哈哈哈……(某人YY中,哈喇子流了2.001厘米长)写着写着就扯远了,唉,谁让偶也是青年才俊呢。不过,在人才辈出的“张智亮中队”,可圈可点的足球少年可不止上述几个。接下来登场的,HOHO~~~可绝对是个帅哥。记得我还继续赖在一中浪费青春、复读高三的时候,有次和一别班MM聊天,聊着聊着她居然问我说你们班原来一好帅的男生现在在福大读书的那个叫什么名字。我一下子就楞住了,这什么跟什么啊?!等到她终于说出似乎叫什么“杭”的时候我才恍悟,同时大汗不止——当时我都不知杭在福大。 

的确,杭是那种让人一见就感觉很清爽的男生,很运动,很阳光。但我始终认为,杭最帅的时候,还是带着球在黄沙地或者草坪上奔驰的时候。他踢球的路子比较多变,无法完全捉摸。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在场上的感觉非常好,在中场(有时候是前锋)的位置上,是个具有十分威胁的火力点。记得有个星期天我们和低一届的学弟踢比赛,在比赛进入胶着状态的时候,他赶过来了。一下子,我们完全换了一种气势,过不久,就收获了进球。

在柳啸走了之后,也就是第一次期中考过后,班上转来许多同学。景,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咋一见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大大咧咧的。此君亦我辈中人,他的球技,可以说是和与我们的熟稔度同步提高的。在我们一群人里边,他走的完全是粗犷的路子,而每次他奔跑的样子,总会让我不自禁地想起现效力于巴塞罗纳,曾获得2004年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2005年欧洲足球先生的罗纳尔迪尼奥。可惜的是,他缺了一对和罗纳尔迪尼奥一般的标志性的龅牙。

初三的时候,我和大脸猫被调到(9)班严加管束了起来。本来年段只有8个班,在中考的压力之下,年段从各个班抽出一批学习成绩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希望”考上一中的“革命幼苗”集中突击,组成了有50来号人的初三(9)班。(9)班和原来的(1)班教室还不在同一幢楼,就这样,从初三开始,我与原来班上的人联系便少了许多。在整个初三,又由于中考的压力,很少再与他们一伙人一起踢球。那个时候,放学上操场,基本上都是自己跑上几圈再练练单杠。也只有在上体育课的时候,偶尔会与(9)班的新同学踢踢球玩,可惜几乎没有任何进步可言。唉,偶是起步晚,底子薄,这下子又几乎全荒废了……而人妖、猪、杭还有景几个人则处于不断进步之中,这也为他们在升上高中以后在年级组织的足球队中稳坐主力的位置奠定了基础。特别是人妖,在我们几年的悉心培养之下,HOHO,成长为我们的队长。

中考如期而至。大脸猫没有再考上一中,也没有选择赞助留在一中,而是去了另外一所县重点。除了他之外的我们几个人,则全部留了下来,继续祸害这所已经被我们祸害了三年的学校。现如今,也一样是各处一方,在不同的学校寻找各自不同的梦。不过,细算起来,我与猪和杭现在也还算校友:杭在福大校本部,我和猪则分别在其两个独立学院,我是阳光学院,猪则在至诚。

事实上,“张智亮中队”的同学们踢足球的并不止这么几个人,我也只是选取其中印象比较深的写一写而已。从小到大,呆过这么多个班级,但却再没有一个班级给我的感觉好过这个班。时隔几年,和许多旧同学联系,当说到以前同窗情景,竟还神奇地可以记得住大多数同学在班上的号数——这是最令我感动的一点!除了足球,班上的同学有着许许多多其他的爱好,特别是书法,我敢不客气的说一句,即使是书法班的学生,整体书法水平也并未见得就高于我们,甚至有

可能还不如我们。无论我以后身在什么样的班级,总有许多人夸赞我硬笔字写得相当好,可是我这种水平在我们班,却仍算不得最顶尖,写得更好的还大有人在。好多个女同学也是如此,一手字可以让一帮大男生们汗颜不止。

要说的还有很多很多,然而本文写到这里,我想我再多说反而不美。一切过往美好,都将永远封存在我的记忆之中,像陈年的佳酿,历久弥香!
瑾以本文献给“张智亮中队”的所有同学们!献给过往的纯真美好,还有我们的青春年少! 
    (未完待续)

3 thoughts on “逝去的足球,逝去的少年 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