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中国语录

By | 2008 年 5 月 26 日

我上一篇专栏写了上周末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的见闻。我坐在那里,对沃伦·巴菲特和搭档查理·芒格提及中国的次数之多感到吃惊--60多个问题中的9个。

回头想想,也不难理解:伯克希尔拥有及投资的公司范围很广,从可口可乐、DQ冰淇淋到内布拉斯加家具商城,中国不是主要制造产地就是消费市场,或两者兼具,而且中石油的买入和卖出是巴菲特近年来最赚钱也最有争议的投资之一。

关于“来来往往”

“来来往往”专栏透过一个中国人的眼睛看美国商界文化,诠解圈内人一举一动背后的含义。专栏作者袁莉2004年进入《华尔街日报》,曾关注于美国电信业的报道。她于2002年赴美,先后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并分别获得新闻和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此前,她曾任新华社国际新闻编辑和驻泰国、阿富汗记者。欢迎读者发送邮件至li.yuan@wsj.com或在下面评论栏中发表评论和建议。这篇专栏采用问答的形式是因为从股东大会到记者招待会都是一问一答,这样应该最能忠实地表达巴菲特和芒格的思想和风格。听两个智慧、幽默又直率的老人讲话是一种享受。我跟所有朋友说,这是一辈子至少应该做一次的事情。

股东大会现场不允许用录音器材,因此以下内容不是完全的原话,只是基本的原意。问答涉及中国股市、中石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奥运会及中美关系等问题,其中对奥运会的回答是为时5个小时的股东大会上赢得掌声最多的话。

中国股市:

中国股票市场已经跌了很多。你们是否认为中国股市价位还是过高?

巴菲特:我从未对中国股市发表过具体意见。我们不是做预测股市走向生意的。我们一贯的观点是,如果市场下跌,它就比以前更有吸引力。我们不预测股市,我们只会在市场向下走的时候作出反应。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奇迹,很多中国人都对股票热情很高。中石油股价一度疯狂上涨,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芒格:中国股市曾一度出现疯狂的泡沫。这种情况在另外一些国家也出现过,人们在股市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但是,让泡沫走开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中石油的A股价格曾一度是境外股的一倍,也就是我用一美元和两美元买的是同一个东西。这其中很有问题。

奥运会

考虑到中国在西藏严重的人权侵犯状况,你们是否会、或者已经考虑过,要求可口可乐公司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赞助商?是否同意这样有可能会促成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既尊重人权价值又重视商业利润?[一些掌声]

巴菲特:我明白你在讲什么。但从个人角度讲,我认为告诉一个国家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是错误的。我认为奥运会应该永远都允许所有人参加,参与的人越多越好。我不想对此加以苛责。我认为,禁止任何国家参与奥运会都是个严重的错误。美国妇女直到1920年才获得选举权,我认为那是严重违反人权的作法。但我不想我们自己在那之前被禁止参加奥运会。[更多掌声]

芒格:沃伦对我的观点表达不够强烈。很多人对中国的不完美感到苦恼。我倒要问问:与几十年前相比,中国是更好了还是更差劲了?答案是,中国正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那是好事。我认为,那种因为你不喜欢一个人,就死死揪住他最大缺点不放的做法是错误的。”[整个股东大会赢得掌声最多的话]

巴菲特:别忘了,我们当初是怎样对待黑人的。我们自己离完美也还很远。

(注:伯克希尔是可口可乐最大的股东。美国于1904年在圣路易斯首次举办夏季奥运会。)

中石油

你2002年买中石油时只读了它的年报。大多数职业投资者都会做更多的研究,你为什么不做呢?你看年报时主要看什么?你怎么能看一份报告就做投资决定?

巴菲特:我是在2002年春天读的年报。我从没问过任何人的意见。我当时认为这家公司值一千亿美元,但它那时的市值只有350亿美元。我们不喜欢做事要精确到小数点三位以后。如果有人体重大约在300到350磅之间,我不需要精确的体重就知道他是个胖子。如果你根据中石油年报上的数字还做不了决定,那你应该看下一家公司。

芒格:我们用于研究的费用比美国所有机构都低。我知道有个地方每年付两亿美元会计费。我知道我们的投资更安全,因为我们的思考方式象工程师--我们要的是可靠的利润。

你在中石油上的操作并不符合你一贯的买入-持有风格。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巴菲特:几个月前我见了中国投资公司的高(西庆)先生,我对他印象很好。我们在奥马哈吃了午饭。

决定买中石油是因为当时公司的市值才三四百亿美元,但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值一千亿美元。当油价涨到70多美元时,我们认为它应该值大约三千亿美元。我们认为,和其他公司来比,它的价值已经不算低了,于是我们就抛了。但中石油A股上市后涨了很多,并一度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如果股价跌得更多的话,我们以后还有可能会买进中石油。

(注:伯克希尔一度拥有300多亿美元中石油股票。在2007年股东大会上,少数股东通过一项决议,提出由于中国政府在有种族屠杀的苏丹投资,公司应抛出国有控股公司中石油股票。董事会否定了这项决议。去年下半年伯克希尔卖出中石油。巴菲特一直坚持此举纯粹是出于经济上的考虑,没有其他原因。)

向中国人学习

我是从中国无锡来的。感谢你们对奥运会没有偏见的观点。我们是一群董事长和总裁,是来向你们学习怎样经营好上市公司的。(很多掌声)

巴菲特:我不知道是中国人从我们这里学东西,还是我们应该向中国人学习。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去年)到大连,开车在周围转了45分钟,看到这几年新盖的几百家工厂。中国人正在开始释放他们的能量。过去几个世纪,中国人有能力,但体制不允许人做事。现在中国人的能量开始释放出来了。你们也看到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我认为,这种增长还会持续。

我认为,你们应该学美国最好的做法,屏弃剩下的东西。看看最有影响力的那些人,为什么人们愿意与这些人为伍?你们应该借鉴这些品质。我会寻找我最佩服的东西,模仿它,同时避开不好的东西。做生意的道理是一样的。

中美关系

你们认为会出现中美竞争的局面吗?威权主义中国的发展会对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民主价值体系产生影响吗?

巴菲特:我不认为中国变富就意味着美国会变穷。对快速发展的中国过于多疑是疯狂的作法。我们国家有些人喜欢把自己的问题怪到别人身上。前几年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时,几百名国会议员投票谴责那项收购,我认为那简直太疯狂了。现在对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也是一样。我们每年从中国进口那么多产品,把那么多美元运到中国,却不愿意让中国拿那些美元来我们这里投资。我认为把中国当成别的国家经济问题
的替罪羊是个错误。中美关系有可能会紧张起来,这是我不愿看到的。就象现在奥运会的问题,这对某些政客来说有利用价值。但无论在哪种情况下,这种(找替罪羊的)做法都是很愚蠢的,简直太愚蠢了。

芒格: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正在把几亿人带出贫穷,这是很了不起的。中国的威权体制在文化大革命中达到了顶峰,但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中国现在年轻的领导人都是工程师出身,也很聪明。那些对中国变化步伐不够快的批评真是太疯狂了,因为中国正在做一项史无前例的事情。

(这个问题是我问的。因为巴菲特是奥马哈的先知,我希望听到他对这个最困扰我的问题的回答。)

BY:来来往往(来源:华尔街日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