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纪念日

有人说,遗忘是对过去最好的纪念。

然而,我们都是无法遗忘的孩子。

清晨,我在电话声中惊醒,“迎新”这两个字“唰”地一下横扫我脑中,十五分钟后,我摇拽生姿地下了楼。

校园里一派喜气的景象,彩球高挂,横幅飞扬。

大门的人口通道处被挤的水泄不通,车队摆出了长龙,各系迎新人员高举系牌,在车辆中穿行,好不热闹。

五号楼前的篮球场是本次迎新的大本营,各系驻扎的营地都在这里排开了阵仗,我系的营地在三号楼的开水房前,老师们,学生会的工作人员和同学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按部就班:报名,领取钥匙、餐卡,上交档案,一切都在繁忙中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时值上午,新来报到的人群达到了一个高峰,而我们的接待热情,也随着气温,不断高涨。

看着一张张陌生而清纯的面孔在我面前闪现,或欣喜、或紧张、或拘束、或茫然,看着一袋袋被搬运的行李,一群群送行的亲友团,看着部门同事繁忙地报名、接待。

我的眼前一下子就花了,视线模糊。

我看见,看见去年的那个自己,青衣白裙;

我看见,看见去年送行的父母,满目不舍;

我看见,看见去年报名的学长,笑容亲切;

而今天,我穿行在迎新的队伍,拍照录影;

而今天,我坐在去年学长的位置上,为新生报名;

而今天,我呆在安静的房间,用文字纪念今天。

今天,我们的纪念日,用文字纪念今天。

今天,你们的纪念日,纪念着那些即将到来的青春激昂的日子。

纪念,纪念过往的,纪念即来的。

纪念,我们都是无法遗忘的孩子。

 by: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05国贸(1)班 王婧 2006年9月9日

孩子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05国贸(1)班 王婧

今晚,听见两个人说我是个孩子,一个在QQ上,一个在空间里。

或许,我真的只是个孩子。像孩子一样任性,像孩子一样天真,像孩子一样无畏无知。

也注定了最终要哭泣得像个孩子。 

留给你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曾在你的眼睛里,看见过天空。

雨会停,雾会散,天会晴。我才发现,那曾要一起飞翔的天空,我永远无法触及。

你曾说过,到了异地,才发现家乡的美丽;住过宿舍,才深知闺房的舒适;到了大学才懂得珍惜那些分离的朋友;环游了世界,才了解最想去的是最初离开的家。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经历了各色女子,你才发现最初的她最合适。

如果真的要历尽千帆,才能参悟爱情,是否过于残忍?

你的爱像蒲公英,飘飘洒洒,四处留情。 我在冬天里拾到的那颗叫“奇迹”的种子,细心呵护。

你的鼓励,曾支撑着我整个寒冬的奋斗。在这个我经历的最寒冷的冬天里,在这块陌生而荒凉的土地上,我默默地努力着。

清晨抛去睡意的早起,夜里顶着寒风的归来,从宿舍到图书馆,从图书馆到宿舍。我不断告诉自己,奇迹的种子在寒土里积蓄力量,等待着春天的破土,萌芽。

可春来了,你来了,奇迹死在来的路上。

去年的冬天太冷,奇迹的种子未能照射到春天的第一缕阳光,就胎死腹中。而那些我们曾经幻想过的,春的新绿,夏的繁茂,秋的丰收,冬的孕育,全都随之消亡。

我才明白,破土萌芽,除了需要勇气,需要沃土,需要阳光雨露,还需要运气。

我享受了可能丰收的喜悦,便要一同担负种死土中的风险。

萌芽与否,是概率问题。

而承担风险,是一种必须。 

曹操曾言:富贵不归故里,尤锦衣夜行,谁知之者?

意思是说,得到了富贵,却不能够回故乡彰显,就像穿着华丽的衣服在黑夜里行走,有谁知道它呢?
我对你的感情,也只能锦衣夜行了。

留给你华丽的背影,坚强的离开。

张爱玲曾对胡兰成说,我是不愿让你看到我的悲伤和无助的,因为即使你看到了,也不会去怜惜和懂得。

挣扎也无益时,便不挣扎了。执着也徒然时,便舍弃了。

在寻求幸福的路上,要对自己狠一点。那些不懂得珍惜你的人,把他象垃圾一样丢掉,然后,大步前行。

握紧双拳,连沙都抓不住;

摊开双手,却可以拥抱世界。

我退了一步,遂见海阔天空。

到了大学,看尽了眼前和身边的朋友分分离离,连自己也变麻木和冷漠了。那曾以为无法逾越的伤口,现在看来,不过是被削铅笔的小刀划了的口子。

分离变得必然,如花开必有花谢。而伤痕,也在时间的填埋中,变得清浅。

我的麻木,其实是我的幼稚。幼稚得以为什么都懂了,其实是什么都不懂。所以说,我确是个孩子。

我像孩子一样无畏,打着“幸福”的旗帜,在寻求爱情的路上横冲直撞,最终伤人伤己。

我像孩子一样无知,受了点小伤,便以为到达幸福的终点总是要踩着牺牲者的尸骨。我理直气壮地叫嚣:别人不也是踩着我的伤口幸福的吗?

我像孩子一样任性,伤了很多人,来的时候很匆忙,走的时候很坚决,却未曾回头,看那一路踩过的别人的,自己的鲜血。我知道,那些我任性制造的伤口,即使别人再怎样宽宏大量,也总会如拔了钉子的木板,孔洞无法弥合。

我像孩子一样天真,天真地去创造你疯狂爱上我的奇迹。

我像孩子一样哭泣,蜷缩着身体,在漆黑的夜里,放声哭泣。。。。。。

然而,我终究不是孩子了。不能轻易的被原谅,不能轻易的去遗忘。

我旦求可以如孩子一样带着所有的悲伤睡去,明日醒时,有孩子一样遗忘了所有伤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