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纪念日

有人说,遗忘是对过去最好的纪念。

然而,我们都是无法遗忘的孩子。

清晨,我在电话声中惊醒,“迎新”这两个字“唰”地一下横扫我脑中,十五分钟后,我摇拽生姿地下了楼。

校园里一派喜气的景象,彩球高挂,横幅飞扬。

大门的人口通道处被挤的水泄不通,车队摆出了长龙,各系迎新人员高举系牌,在车辆中穿行,好不热闹。

五号楼前的篮球场是本次迎新的大本营,各系驻扎的营地都在这里排开了阵仗,我系的营地在三号楼的开水房前,老师们,学生会的工作人员和同学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按部就班:报名,领取钥匙、餐卡,上交档案,一切都在繁忙中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时值上午,新来报到的人群达到了一个高峰,而我们的接待热情,也随着气温,不断高涨。

看着一张张陌生而清纯的面孔在我面前闪现,或欣喜、或紧张、或拘束、或茫然,看着一袋袋被搬运的行李,一群群送行的亲友团,看着部门同事繁忙地报名、接待。

我的眼前一下子就花了,视线模糊。

我看见,看见去年的那个自己,青衣白裙;

我看见,看见去年送行的父母,满目不舍;

我看见,看见去年报名的学长,笑容亲切;

而今天,我穿行在迎新的队伍,拍照录影;

而今天,我坐在去年学长的位置上,为新生报名;

而今天,我呆在安静的房间,用文字纪念今天。

今天,我们的纪念日,用文字纪念今天。

今天,你们的纪念日,纪念着那些即将到来的青春激昂的日子。

纪念,纪念过往的,纪念即来的。

纪念,我们都是无法遗忘的孩子。

 by: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05国贸(1)班 王婧 2006年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