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济系

邂逅在冬季

在义卖报纸的那天,我冰封了很久的心,终于被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所感动融化,。尽管我们不曾相识,尽管我们素未谋面,尽管我们擦肩而过,或许以后,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牵连,但我们都怀着一颗炽热善良的心,它使我们邂逅街头,相互给予一个温暖的微笑,它为爱插上希望的翅膀,将爱温暖西部,它的力量使喷薄的红日也黯然失色。

尘埃落定

挥一挥衣袖,让尘埃,落定。 ——题记

寻觅……

茫茫然中,随着人群。我走进了画廊。一片五色柔和的灯光,一泻而下,笼罩着整个画廊,也撒在那些画框上。

昏暗的灯光下,我陷入一片沉思……

Dear Friend

Dear Friend,我们的伤怀从那次夏日的别离开始,转眼已是满地落叶、一比黄金,又是一个秋天,顾盼从前,望眼欲穿,仍旧难以再见你清瘦的身影、清朗的面庞和清爽的笑容。

远远的,白云无言,如我心里的纠结,还有愁未解,Dear Friend,此时对你的想念特别强烈,我们却如此遥远。

军训之旅 扬帆起航

迈入了大学,意味着走向了人生下个新的纪元。在这里,我们将度过最美好的年华,学会下身成熟,稍纵即逝,盛年不再重来,我想每个人都明白,都会对自己的前程负责。“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甘悴。”迈进大学殿堂的同学们,扬起你们的微笑,接受大学的第一堂课—-军训的洗礼吧!

10月8日,为期十天的军训生活在一片喧闹与宁静中徐徐拉开帷幕。操场上呈现出一片天空与绿色的交融。那是一套套美丽而神圣的海军服。兴奋的我们穿着它在操场上肆意的追打,但随着一声短促而坚定的哨声响起,整个操场竟显示出一种出奇的安静,心中油然开起一种肃穆感,也让我对军训的正式开始有了一丝的期盼。接下来就是动员大会,学校和部队领导都发了言,听了各位领导的鼓励和教导,我心中似乎有了想要摩拳擦掌迎接军训的感觉,那一丝期盼也就变得更加强烈。当校领导宣布军训开始进,我的心中竟充满了欢喜。

有一种感情,叫离开

杨柳依依,留不住秋风过后的缠绵。转身离开,说一声再见,道一声珍重! ——题记

11月30号,不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也不是一个隆重的日子。却让我沉思了很久,感慨良深。

也许直到今时今刻,我才真正明白:这世间还有一种感情,叫离开。

我们的纪念日

有人说,遗忘是对过去最好的纪念。

然而,我们都是无法遗忘的孩子。

清晨,我在电话声中惊醒,“迎新”这两个字“唰”地一下横扫我脑中,十五分钟后,我摇拽生姿地下了楼。

随笔

  知了在枝上一叫,天就凉下来

  寒气涌上树冠,肆意删改

  凌乱成本地的秋天

  衣襟上的松针越来越多,嫩得尖锐

阳光国际集团应聘感言

台上齐刷刷的一排主任、经理级人物 ,中间空着总裁的位置。台下,先前还欢声笑语的我们,突然间全部哑语——林腾蛟总裁来了,面试正式开始。这是年初我们02级18位毕业生到阳光国际集团应聘的一幕。

首先是一分钟的自我介绍。如何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我决定“与众不同”,一改别人那种侧重介绍个人在校学习、工作经历的模式,绕开谈及自己在学校的“丰功伟绩”,而是从生我养我的故乡谈到自己渴望的梦想,

同学,别急!

四,六级考试的前期,图书馆内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即便是在午饭,晚饭,这种人去楼空的时间里,也有厚厚的四,六级词典占着座位。

四,六级考试刚过,图书馆内便空荡了起来。原本这里密集的人头,像约好了似的,神秘消失了。而那些词典的丛林,也似乎在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我不禁感叹:音域考试这东西,还真是“人走茶凉”。

逝去的足球,逝去的少年 四

2003,我的高二(10)班

沸沸扬扬的一场关于是否分设文理班的揣测、争论,在结果下来之后消失于无形。我这个从来的理科白痴,忙不迭报了文科,之后冷眼旁观他人在做出取舍之前那苦恼万状的样子。甚至一度双手抱胸暗想,既然结果不会改变,何不也学其他同学那般苦思冥想权衡利弊一番再假装痛定思痛拿起笔颤抖填下“文科”二字。唉,平白浪费一次感情付出的机会,可惜啊可惜。

经济系网站

当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建立了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网站,文章跨度为2005年10月11日到2008年3月26止,一共1405篇。在这近三年的文章图片中,有我们那个时期学子的记忆,为了让这些数据不至于沉入大海,近期我将会整理一部分发表于博客中。

学院网站基于.NET架构,经济系的新版首页(http://ygxy.fzu.edu.cn/channels/49.html)是依托在学院网站下在子频道,最老一篇文章发表于2009年10月05 日。经济系网站目前更新很频繁,最新一篇文章是6月11号的。

福州大学阳光学院经济系网站终于正常

今天上线,收到一条空间商发来的消息:提示我经济系(www.sunshineren.com)网站的空间移动服务器,变更IP。由于域名在其它公司的需要修改一下域名的IP解析指向。这才让我想起,几个月前,学院通知各系辅导员,各系网站需要统一搬迁到学院的服务器。随之各系也就替换了主页。可是,几个月过去了,网站的搬迁还未进行,倒是空间商的转移快了一步。登陆经济系网站发现首页恢复正常,不知道网站管理员什么时候

逝去的足球,逝去的少年 三

时光匆匆,瞬息三年。

夕阳的余晖斜斜地洒在一片青黄不接的草坪上,连着中间裸露出来的一大片黄沙地,铺就整个操场的金色。正是秋高气爽时节,傍晚的轻风清凉得异常温柔,不定向地拂在每一棵小草,每一片树叶上,有着细碎而干净的声响。这,便是大自然脉动的韵律吧!天边出现几朵秋日难得一见的火烧云,红彤彤的,醉汉一般不断地变换着身形。终于,霞光万丈的残阳敌不过时间,在发出最后一道光芒之后彻底沉落。原本红着半个老脸的浮云,一下子再次把脸涨成了酱紫色。东方湛蓝的天际,霎时也失去了神采,沉下脸看着天底下的一切,一言不发。